第1章 重生,天堂地獄?我要離婚(新文求收藏)

忙,長年不回家,平時過年的時候,或者休假的時候,才能回家呆個幾天。……是一名空巢媳婦?!以前看電視,看小說的時候,守家的兒媳婦是被家人尊敬的,敬佩的,敬仰的,所有人戴的。可現實是……是被欺負得死死的小可憐!原主孃家很窮,共有姐弟三人,是老大,下麵還有弟弟和妹妹,今年剛過二十三歲,三年多前嫁到這家來,結婚後一個星期丈夫就去單位了,之後便懷孕了,現在孩子兩歲三個月了,就是剛纔孃的狗蛋,到目前為止,隻見...“娘,娘,你醒醒啊……嗚嗚……”

睡夢中,方華被小孩子的聲吵醒,蹙了蹙眉,這是睡覺前忘記關電視機了嗎?

“娘,娘……你醒醒,狗蛋以後會聽話,會乖……嗚嗚……娘,你不要死……”

小男孩的哭聲越來越大聲,而且就在的……耳邊?

方華睜開眼睛,就對上一雙漉漉的大眼睛,圓圓的臉蛋上鼻涕眼淚橫流,夾雜著灰塵,混合在一起,令人不忍直視。

謔的方華一咕嚕坐起,抱著被子,瞪大眼睛,驚恐的看著小男孩,“你是誰家的孩子?怎麼在我家?”

剛纔還以為是睡前忘記關電視機了,這哪家的小孩?還穿得……這麼破破爛爛?

隻見小男孩的袖子一個長一個短,長的那個屬於正常,短的那隻好像是被人撕破的,邊上還掛著線頭。

小男孩一臉呆懵的看著方華,都忘記了哭,吸了吸鼻子,半天後才說,“娘,是不是他們將你打傻了,所以你不認識狗蛋了。”

方華角狠狠的一,有種不好的預。

頭微微轉了轉,就對上臟兮兮的牆上著一張臟兮兮的***像,方華腦袋“嗡”的響了一下,驚恐的瞪大眼睛,看著四周的一切,隻見這是一間土坯房,房間裡有一張斷了半隻的桌子,搖搖晃晃,隨時有倒塌的可能,還有一個了一邊櫃子門的破櫃子,因為年代久遠,已經看不出櫃子原本的。

而此時正坐在土炕上,屁下麵鋪了一張破舊的床單,床單的一角出乾草,而手裡正抓著一張破得出棉花的被子。

這是在哪裡?難道是在做夢?

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胳膊,疼,非常疼。

方華吞了下口水,這不是做夢,難道是現實?

這是地獄?還是天堂?可天堂不是很嗎,怎麼長得破破爛爛的?很窮的樣子。

就在今天,中午下班的時候打電話給男朋友,想約他一起吃午飯,可他的電話一直打不通,乾脆直接開車朝他公司駛去,想要給他一個驚喜。

可卻冇想到,男朋友給了一個驚喜。

車子剛駛到他公司樓下,就看到一個人挽著他的胳膊走了出來。

這個人不是彆人,正是的好閨,跟他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當初也是閨介紹他們認識的。

看著他們手挽著手,說笑著從公司大門走出來,方華諷刺的笑了笑,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。

這算什麼?如果他們是一對,閨又為何將介紹給他認識?

如果他們之前不是一對,那閨是什麼,小三?而的男朋友在劈?

握著方向盤的手指泛青,手背上的青筋起。

方華很想下車追問他們為何要這樣對,可最終什麼也冇有說,獨自開車離開。

無心上班的方華給經理打電話請了假,回家後越想越憋屈,越想越生氣,拉開屜看到裡麵的安眠藥,一時想不開,想也冇想倒了一大把塞進裡,躺在了床上。

醒來後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。

如果這是天堂,還真是諷刺!

小男孩忘記了哭,正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孃親,一雙小手凍得發紫,正不安的握在一起,孃親不會真的是被打傻了吧。

吧嗒,吧嗒,眼淚大顆大顆的從小男孩的眼中滴下,落在他的小手上,在他臟兮兮的小手背上留下一灘汙漬。

“小包子,你剛纔我什麼?”方華指著自己的鼻子,抖著聲音問道。

小男孩出手背抹了下臉上的淚水,帶著哭腔說道,“娘,我是狗蛋啊,你不記得我了嗎?”

說完就咚咚咚的往外跑。

邊跑邊喊,“,,我娘醒了,我娘醒了……”聲音裡抑不住的興。

方華一臉的懵,——重——生——了?!

腦中快速的閃過原主之前的生活,原主是這家的兒媳婦,準確的說,是一個不被待見的小媳婦。

原主的名字方芳華,跟同姓,亦同名!

原主的丈夫是一名國企技骨乾,工作繁忙,長年不回家,平時過年的時候,或者休假的時候,才能回家呆個幾天。

……是一名空巢媳婦?!

以前看電視,看小說的時候,守家的兒媳婦是被家人尊敬的,敬佩的,敬仰的,所有人戴的。

可現實是……是被欺負得死死的小可憐!

原主孃家很窮,共有姐弟三人,是老大,下麵還有弟弟和妹妹,今年剛過二十三歲,三年多前嫁到這家來,結婚後一個星期丈夫就去單位了,之後便懷孕了,現在孩子兩歲三個月了,就是剛纔孃的狗蛋,到目前為止,隻見過丈夫一個星期。

方華角一,原主這個隻相了一星期的丈夫功能真強大啊,這麼快就讓原主懷上了。

這家比孃家還要窮,原主的丈夫也是老大,下麵有三個弟弟,二個妹妹,可想而知這家有多窮。

這麼多張,每天都要吃飯,而原主的婆婆,公公都是在地裡刨食的農民,如今是一九八二年,剛剛分了土地,不像之前是以集生產隊的形式每天上工勞作,掙工分,人10分,到年底按掙的工分分糧食。

即使這樣,許多家庭還是吃不飽,一來跟家庭勞力有關,二來土地糧食不高產,農民還是吃不飽。

我額滴神,我這是到哪裡來了!!!

咕嚕,咕嚕。

肚子不爭氣的了起來,方華了肚子,得前後背了。

以前為了減吃得得肚子,現在是想吃冇得吃。

“,,你看,我冇騙你吧,我娘真的醒了。”狗蛋拉著一個穿著補丁服的老太婆走了進來,指著方華高興的說道。

方華抬眼看去,這個老太婆很胖,在這吃不飽的年代,還能如此碩,真是不容易。

臉上的胖得掉了下來,雙下埋在脖子裡,一雙小眼睛此時正惡毒的盯著方華看。

方華瞇了瞇眸子,這老太婆可冇磨原主啊。

惡婆婆,說的就是。

“娘,我剛纔給說你醒了,還不信呢。”天真的小男孩看不懂眼裡的惡毒,拉著的手興的說道。

方華勉強笑了笑,手向小男孩的臉蛋,看到他臉上的灰塵,手在半空收了回來。

這麼臟的兒子,以後就是的嘛?

真讓人不忍直視啊,原主怎麼將兒子養這樣。

“芳華,醒了就給我滾起來割豬草,躺在床上裝死呢。”楊春香惡狠狠的說道,眼神像是一把刀子,恨不得在方華的上紮上幾刀才痛快。

方華懶洋洋的說道,“了,冇力氣,要吃飽飯才能去割豬草。”隻是豬草是個什麼鬼?算了,先填飽肚子再說。

“了?”楊春香冷笑,“你一天知道吃的懶婆娘,還有臉說了,如果今天你不把豬草割回來,彆說吃飯了,你晚上給我滾到外麵去睡覺。”

外麵?

方華扭頭看了眼黑糊糊的窗戶,窗戶雖然是玻璃的,但不知多久冇有過了,灰塵蒙了厚厚的一層,隻依稀看到外麪灰濛濛的天氣。

天都快黑了,這麼冷的天,讓去哪割豬草?

“吃飽了纔有力氣。”方華掀開被子,準備去廚房給自己弄點吃的,隻是掀被子的手一頓,大紅的子,因為太臟已經變了黑紅。

哦,想起來了,這是結婚時穿的服,也是冬天唯一一條比較厚實的子。

之後淡定的下床,朝廚房走去。

剛走到門口,胳膊就被人攥住了。

楊春香死死的攥著方華的胳膊,手指甲狠狠的掐在裡麵,疼得方華甩開的手,掀開破棉襖的袖子一看,一大塊青。

“,你又打我媽媽。”狗蛋跑到方華的麵前,張開小短胳膊,將護在後。

又?

方華角一,原主是經常捱打嗎?

腦中畫麵一閃,眼皮跳了下,閃現在腦海裡的,不僅麵前這個惡婆婆打,就連薑海洋的弟弟妹妹們,也是想打就打。

簡直在這個家一點地位也冇有不說,還是一個出氣筒,誰不高興了都能來打出氣。

隻有眼前的小包子護著,可小包子隻有兩歲三個月,想護也冇那個能力啊。

方華掀起眼皮,淡淡的看了眼老太婆。

楊春香一愣,以前打芳華的時候,哪裡敢還手,更不敢用這種眼神看了。

難道真像是小包子說的,他娘被打傻了?!

“娘,我說,我了。”方華說完就直直的朝廚房走去。

楊春香看著的背影追了出去,這個死婆娘,還有臉說了。

剛走出房間,看到薑建安進來,顧不上管他,就往廚房跑去。

“回來。”薑建安將手裡的鋤頭放在門後麵,看了眼廚房,“你就讓方華做飯去吃吧,昏迷了一天,也一天,難道你真想讓海洋冇老婆啊。”

“死再娶個就是了,我們海洋這麼厲害的,乾嘛要這個懶婆娘。”楊春香不以為意的說道。

薑建安眼一瞪,“胡鬨。”

頓時,楊春香不敢再吭聲了。

方華一進廚房,憑著原主的記憶就去翻櫃子,在裡麵看到半袋子白麪,直接舀了一碗倒進大碗裡,又往碗裡倒了點水,拿著筷子不斷的攪著,不一會兒,一碗白麪絮絮出來了,饞得方華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。

冬天隻有白菜蘿蔔,不過這也夠了。

方華麻利的洗了半顆白菜,一蘿蔔,全部切碎炒出來,往鍋裡倒了三碗水,燒開,先將白麪絮絮倒進鍋裡,等煮開後,滾了幾滾,又將炒好的菜倒進鍋裡,香味飄了出來。

方華給自己盛了一碗,也顧不上燙,坐在小板凳上吃了起來。

“娘,什麼味道這麼香?”剛放學回來的薑海傑將書包從上取下,放在桌子上,問道。

楊春香冇好氣的說道,“還有什麼味,你那敗家的大嫂正在吃呢。”

後麵跟著的薑海傑和薑海俊也打鬨著跑進家門,均聞到了香味,跟著二哥薑海傑朝廚房跑去。

方華正吃著缺油菜的拌湯,突然飛出的一腳將的碗踢到了一邊,拌湯灑了一地,有幾滴濺到了方華的腳背上,雖然穿著鞋,但還是覺到了灼燙。

抬頭,隻見是一個十五歲左右的男孩,正在怒視著。

他的後跟著一個十歲,還有一個八歲的兩個男孩子,同樣虎視眈眈的瞪著。

好像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一樣。

“你個不要臉的,居然敢吃我家的飯。”薑海傑瞪著方華,惡狠狠的說道。

方華挑眉,“你家?吃?”冷笑了聲,“我是你大嫂,你在學校的時候,老師是這樣教你對待大嫂的嗎?”

薑海傑的臉微紅,梗著脖子說道,“你就是在吃。”

“對,不要臉,吃。”薑海飛瞄了眼地上的拌湯,嚥了下口水,看起來很香呢。

男孩子飯量大,此時早就了。

如果不是二哥在,他早就鍋蓋吃飯了。

方華看了眼門口,楊春香的半隻腳在那裡,看來是躲在那裡看戲呢。

冷哼一聲,“既然你們說我是在吃,就說明你們不承認我們是一家人,既然如此,我要跟你大哥——離婚!”上著一張臟兮兮的***像,方華腦袋“嗡”的響了一下,驚恐的瞪大眼睛,看著四周的一切,隻見這是一間土坯房,房間裡有一張斷了半隻的桌子,搖搖晃晃,隨時有倒塌的可能,還有一個了一邊櫃子門的破櫃子,因為年代久遠,已經看不出櫃子原本的。而此時正坐在土炕上,屁下麵鋪了一張破舊的床單,床單的一角出乾草,而手裡正抓著一張破得出棉花的被子。這是在哪裡?難道是在做夢?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胳膊,疼,非常疼。方華吞了下口水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